北京建境外进京人员集中观察点149处
来源:北京建境外进京人员集中观察点149处发稿时间:2020-03-29 18:50:27


3月27日早上,Ella按照惯例和远在成都的父亲通了视频电话。父亲反复叮嘱女儿“安心在宿舍待着,不要担心”。然后,父亲又给女儿演示了一边戴口罩的正确方法。

“学校多次发邮件预警:有人袭击戴口罩者”

在此期间,欧洲也犯下错误,乃至出现了“群体免疫”说法,认为新冠肺炎病毒没什么了不起,忍耐过去就可以了。

然而吃下定心丸不过两天,香港宣布,25日起取消机场所有中转服务。香港肯定飞不了了,Ella花了2000多元退了票,做好了留在纽约,留在宿舍的打算。

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,但是Wendy还是选择在纽约自我隔离。

卢山认为,病毒一点没变,人要变,要去学习。由于美国第一波病毒传染高峰时什么都没做,第二波发现意大利、韩国和伊朗也出现了高度群集感染现象,才开始紧张了,但已经慢了一点。

纽约疫情:一步步变得比武汉更严重

Ella所在的学校位于纽约曼哈顿岛,人口稠密,世界著名企业林立。

纽约刚开始有疫情的时候,Wendy很担心,因为她每天上下班都要挤地铁。“我曾经告诉过我的同事和领导,现在纽约的疫情发展就和早期的武汉一样。”但是Wendy的同事都不以为然,他们都觉得这也就是个强流感,慢慢地都会好起来的。“他们很自信,觉得纽约的医疗系统比武汉好,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要比武汉严重得多。”

3月13日,美国宣布对欧洲进行封闭,却没把英国和爱尔兰封锁在外,后来才把英国和爱尔兰包括进来。